• <bdo id="usssu"><center id="usssu"></center></bdo>
  • 關閉
    推進農村移風易俗要形成合力
    發表時間:2022-09-28來源:法治日報

      近日,農業農村部、中央組織部、中央宣傳部等八部門聯合發布通知,定于今明兩年在全國范圍開展農村移風易俗重點領域突出問題專項治理。其中,高價彩禮、人情攀比、厚葬薄養、鋪張浪費等不良風俗,是此次專項治理的重點目標。通知下發以來,各地陸續開展了一系列形式多樣的“農村移風易俗主題宣傳月”活動。

      對農村社會有所了解的人應該都能體會到,這一專項治理具有非常突出的現實針對性,可以說是切中時弊。農村社會是較為典型的人情社會、面子社會,很多與婚喪嫁娶、生老病死相關的風俗習慣不只具有經濟意義,還具有一定的社會意義和文化意義。人們會借此構建自己的社會關系,展示自己的倫理道德。如果運行良好,這些風俗習慣就是遵規守禮、互幫互助的優良傳統,農村社會就是充滿人情味的文明之鄉。而如果運行不良,這些風俗習慣就可能異化,甚至走向對立面:人情往來成為人情攀比,婚配嫁娶充斥高價彩禮,奉養雙親蛻化為父母去世后的大操大辦,至于這些風俗習慣所追求的溫良、恩愛、孝敬等倫理美德反而顯得有些暗淡。

      近年來,隨著鄉村振興戰略、鄉風文明建設的不斷推進,農村地區的不良風俗得到有效遏制。但風俗習慣異化的情形在部分地區仍然存在,人情繁重、盲目攀比、鋪張浪費的新聞也不時見諸報端。這種不良風俗嚴重影響農民的日常生活,阻礙農村精神文明建設。也正是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政府部門才需要采取措施,推進農村移風易俗。

      此次八部門的工作方案提出了多項措施,如督促婚慶、殯葬等機構規范服務行為,大力推廣文明積分、道德超市、紅黑榜等做法,統籌開展常態化宣傳和集中宣傳,黨員、干部以身作則帶頭移風易俗。這些措施總結了全國各地的有效做法,具有很強的針對性,相信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扭轉當前部分農村存在的不良風俗。但我們也應清醒認識到,農村社會的風俗習慣深植于中國倫理本位的文化傳統,帶有較為明顯的意義屬性,而且很多風俗習慣具有自我運行、自我強化的能力。因此,地方政府在開展專項治理的過程中,也應該避免簡單粗暴的直接干預,而應該“軟硬”兼施、靈活多樣,注重在政府與社會的互動中推進農村社會移風易俗。

      一方面,地方政府要敢于采取強有力的舉措打破不良風俗自我運行、自我強化的惡性循環。風俗習慣有一個明顯的特征,即身處其中的單一個體沒有勇氣貿然打破,哪怕明知這些風俗習慣已經異化,哪怕自身承擔不起,也依然需要參與其中,而能夠改變風俗習慣異化趨勢而無需承擔倫理壓力的,只有地位相對超脫、同時又具備合法權威的地方政府。那么地方政府就需要積極作為——建立規范、制定標準,明確婚喪嫁娶、人情往來的規模、費用;出臺獎懲措施,引導農民群眾改變不良風俗、踐行新民風;加強養老、婚姻、殯葬等公益性基礎設施建設,為實踐新民風提供物質配套。這些措施更為硬性,產生的效果也更為直接,既是地方政府的職責所在,也是推進農村社會移風易俗的重要條件。

      另一方面,專項治理工作也要充分借助農村社會力量、提高群眾自治水平。建立規范、制定標準要注重聽取群眾意見,符合當地經濟社會情況,寬嚴有度。宣傳引導、監督檢查不能簡單采取“行政執法”“運動式治理”的方式,要更好地發揮紅白理事會、村民議事會、鄉賢理事會、道德評議會等群眾組織的作用,以教育、規勸、批評、獎懲的方式推動婚喪禮俗倡導性標準的執行。與此同時,地方政府還需要注重發掘村干部、教師、黨員、退伍軍人群體的作用,鼓勵“鄉土精英”帶頭示范,為農民群眾作表率。這些措施更為柔性,但效果更為長久,也更容易獲得民眾認可。

      當然,由于中國是倫理本位的社會,這在很大程度上框定了農村社會風俗習慣的基本形態。在這種情況下,改變農村社會的風俗習慣和倫理規范也就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情。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無能為力、束手無策,在這個過程中,既需要地方政府強力作為、改變現狀,也需要社會力量發揮作用、鞏固成果,最終在政府與社會的良性互動中、在社會各方的合力共治下推進農村移風易俗。(徐明強 南開大學中國政府發展聯合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任編輯:梁 海燕
    【糾錯】
    1. 字號加大
    2. 字號減小
    3. 打印
    中國精神文明網網站©版權所有
    波多野结衣无码Av
  • <bdo id="usssu"><center id="usssu"></center></bdo>